超极本网,焊管,深圳地铁,教育培训,韩国美女

佛山一男子因女邻居晚上噪音太大,连砍其54刀将其杀害,如何看待此事?

发布时间:

佛山禅城的一名保安康某雄,将女邻居拖进自己的出租屋内,连砍54刀后将其杀害。而让他如此下毒手的原因,竟然是因为他觉得女邻居半夜的叫床声太大,影响到他休息。

连砍54刀的客观事实不可抹灭,真相是否因女邻居晚上叫声太大无可查证,死刑不冤!

这是一个听起来比较奇葩的杀人案。因为杀手连砍54刀杀人后,竟然说杀人的原因是他觉得女邻居半夜的叫床声太大,影响到他休息。

大致了解一下本案情况:

42岁的康某雄案发前在佛山市禅城区当保安员。而被害人阿莹(化名),则在季华五路一家电器店工作多年,主要负责店内的空调销售,案发时没有结婚也没有男友。两人没有其它交集,只是都住在佛山市禅城区华远村光明巷的某出租屋六楼,康某雄住在603房,阿莹则住在隔壁的604房。

据康某雄的前三份口供称,他在事发当天早上9时多出门,刚好碰到邻居阿莹。他觉得阿莹经常带男人回她的房间,而且发出很大的声音,吵得他不能休息,所以他以为她是失足妇女。当时,康某雄问阿莹要不要进他房间坐坐,却被阿莹骂了几句,恼羞成怒的康某雄于是强行将她拉进自己的房间。极度惊慌的阿莹想往外走,两人开始推拉,于是康某雄将她按在厨房的地上,随后将其杀害。

而康某雄在第四至六份口供中,表示他在案发前三个月都睡不着觉,心里很烦,加上阿莹大声叫床的行为影响了他休息,所以他才有了杀死她的念头。至于之前所说的认为阿莹是失足妇女等细节,则是他自己说谎。

警方事后向周边的居民了解过,大部分居民说平时没听到过夜间异样的声响。

大家可能注意到,康某雄前后的口供并不一致,最早说当天问阿莹要不要进他房间坐坐,被骂后强行拖人,由于被害人反抗,最后将其杀害。后来的口供否认了这个行为,直接说因为失眠和叫床声音的干扰直接起了杀意。

按之前的描述,估计是先有了与女方要发生些关系的想法被拒后恼羞成怒,按之后的描述是想强调自己被噪音干扰后精神有些不正常。

因为被害人已经死亡,嫌疑人对于案发当天杀人的动机和最初的目的的交待,并不足以作为法院认定的事实,但是其杀人客观事实和手段法院还是可以确认的,法院认定的事实如下:

当天早上9时许,康某雄在其租住的出租屋六楼走廊看到被害人阿莹从隔壁604房出来,就将阿莹拖入其租住的603房内。两人开始因琐事发生争执,康某雄对阿莹进行殴打,阿莹一边挣扎一边呼救,后康某雄把阿莹打倒在厨房地上,从灶台上拿起一把菜刀连续砍阿莹头部、颈部、双手等位置,致阿莹当场死亡。

也就是说,法院对于嫌疑人所称因被叫床声音干扰的事儿,并未认定。这也是对的,毕竟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嫌疑人的说法,而且根据邻居的证言,邻居们也并没有听到过嫌疑人所称的夜里异常的叫床声。如果按嫌疑人的说法来认定,一是对被害人的名声有损,二是可能会给嫌疑人以罪轻的理由。

那么嫌疑人所称的叫床声,是真是假就只有他本人知道了。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嫌疑人是否真的精神不正常?毕竟对无冤无仇的人以54刀的方式杀害让人难以理解,编出叫床的声音大的情节,是否是精神不正常的人产生的幻听?如果真是无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对是否追究刑事责任是有影响的。

对此,康某雄承认犯罪事实,但他认为当时自己是精神混乱杀人,称案发前医生曾诊断他有精神病,但其未去治疗。

而检察院和法院多次对其进行相应鉴定,结论是:案发时康某雄精神状态符合“适应障碍”的诊断标准,被评定为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而所谓适应障碍是指在明显的生活改变或环境变化时所产生的短期和轻度的烦恼状态和情绪失调,常有一定程度的行为变化等,但并不出现精神病性症状。

据此,法院认为,康某雄的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被告人犯罪手段特别凶残,犯罪情节特别恶劣,其人身危险性及社会危害性大,应当予以严惩。一审判处康某雄死刑。

也许康某雄确实因各种原因,情绪上有些不正常,但毕竟还没达到严重精神病的状态,无故以54刀疯狂杀人,判死刑应该说不冤。

事情是这样:

今年42岁的康某雄案发前在佛山市禅城区当保安员。而被害人阿莹(化名),则在季华五路一家电器店工作多年,主要负责店内的空调销售,案发时没有结婚也没有男友。2014年7月9日这天,康某雄在其租住的出租屋六楼走廊看到被害人阿莹从隔壁604房出来,就将阿莹拖入其租住的603房内。两人开始因琐事发生争执,康某雄对阿莹进行殴打,阿莹一边挣扎一边呼救,后康某雄把阿莹打倒在厨房地上,从灶台上拿起一把菜刀连续砍阿莹头部、颈部、双手等位置,致阿莹当场死亡。

而让他如此下毒手的原因,竟然是因为他觉得女邻居半夜的叫床声太大,影响到他休息。

1、刑事责任问题

案发后,康某雄承认犯罪事实,但他认为当时自己是精神混乱杀人,称案发前医生曾诊断他有精神病,但其未去治疗。法院委托鉴定所进行鉴定,最终得出康案发时精神状态符合“适应障碍”的诊断标准,被评定为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的鉴定意见。

2、故意杀人罪

康某雄的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根据法律规定,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被告人犯罪手段特别凶残,犯罪情节特别恶劣,其人身危险性及社会危害性大,应当予以严惩。

佛山中院一审判处康某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超极本网,焊管,深圳地铁,教育培训,韩国美女 Copyright @ 2011-2019 超极本网,焊管,深圳地铁,教育培训,韩国美女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